中国时报社论如此阉割证所税 刘忆如怎能不辞
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| 作者: | 来源:http://www.js998800.com/info_222.html

中国时报社论如此阉割证所税 刘忆如怎能不辞

中国时报30日社论「如此阉割证所税 刘忆如怎能不辞」内容如下:
 
 对证所税的推动而言,最近的情势发展可说「忧喜参半」;喜的是在马总统站出来,宣示强力支持证所税后,整个证所税案的立法过程算是已正式上路,连民进党都支持且提出「民进党版证所税」;但忧的则是在立法院研拟的各种「整合版」证所税,其实已不知不觉的偏离正道,其偏离程度甚至让财政部长刘忆如「忍无可忍」而提出辞呈。 

 目前在立法院的证所税版本,最重要的有三者:行政院版的「申报制」、蓝营版的「双轨制」、民进党版的「设算所得、就源扣缴」制,三者各有特色及优劣之处。行政院版是标準的「抓大放小」,年度的股市交易获利超过四百万元以上,才有课证所税的问题,财政部估计受影响者约二万人。其优点当然是干扰少、量能课税的政策目标达成,缺点则与优点是一体两面,既然订定门槛、受影响者少,「有所得就该课税」的原则未完全落实。 

 至于蓝营版的双轨制,让投资人自行选择要採所得税制或试算制。採所得税制者基本上与行政院版相同,但取消免税额与税税相抵,表面上看其优点是更能落实有所得即该课税原则;不过其「另一轨」的试算制,却把课税与指数挂钩,指数八千五百点以上课千分之零点二的证所税,每加千点再加课。而这个门一开,就让证所税原有的政策目标与意义蕩然无存了。 

 一来,证所税的意义与目标在股市获利者要课税,与指数高低无关;此制变成八千点以下时,即使赚了十亿元,也一毛钱证所税都不必课。但八千点以上时,即使亏损、没有获利,也照样要课这个额外的「证所税」。坦白说,这种作法完全是失去了证所税的原意。二来,就算在八千多点以上被课到这种「假证所税」,如果操作能力好者,进出量少但获利高,要课的税非常非常低;反之则高,显然完全失去量能课税的意义了。形式上有证所税之名,实质上则完全毁灭了证所税的意义与精神。 

 民进党版的证所税率最高为廿%,依交易金额就源扣缴,最后如超过证券交易所得的廿%、或比併入综所税后增加税额高则可申报退税,此制并无起徵门槛。相较之下,此制优于蓝营版。这个版本并无蓝营版把证所税与指数挂钩的谬误,採就源扣缴,如多扣了,要由民众申请退税,行政院版则是要由投资人主动申报,民进党版可说让政府「立于不败之地」。在法人方面,则是纳入营所税採就源扣缴,而且境外法人同样要课。 

 严格来讲,此制不论国籍、不论获利多寡,只要有获利都要课税,且政府先就源扣缴而立于不败之地,其公平性还优于行政院版,至于蓝营版则更是完全不能与之相较。如果能顺利推动成功,当然最好。但正因为如此,反而让人担心其打击、影响面太广,最后成为无法推动的死案。 

 蓝营立委提出一个「以证所税之名毁灭证所税」的版本,再次显示国民党终究难逃利益团体、财团企业的绑架与压力。对近日券商与企业界纷纷以台股价量创新低为由,反对证所税一事,其实,台股近日表现,主因明显是由希腊风暴引发的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危机造成,并不能只归因于证所税。看看邻近国家的表现,及台股中,不必课证所税的外资五月持续大卖超即可知。反对者也多以导致资本市场萎缩、造成证券从业人员失业等作为反对之理由。但想想一年前推动奢侈税时,建商、房地产业者不都以同样理由反对奢侈税,但实际上那些反对者想像中的结果都未出现。 

 我们要强调,大部分国家都有课证所税,这些国家的证券市场也依然正常发展。台股的反应,只是短期对制度变动的反应,证所税不会是让台股窒息而死的洪水猛兽。但遗憾的是或许是某些「或明或暗」的原因,蓝营终究屈服在利益团体压力下,而一位敢负责、有拚劲的政务官也就此被牺牲了。 

 对刘忆如而言,或许辞职是一种解脱,不必再与蓝营团队和稀泥。但对政府与社会而言,实际上是失去一位肯作事、愿付出、不惧碰触利益团体的政务官。内阁中岂能只是一群唯唯诺诺之人?而国民党对问题多、漏洞大,徒有证所税之名而无其实,几乎是变相让证所税「安乐死」的蓝营版,难道真要接受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