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

发布时间:2020-01-25 | 作者: | 来源:http://www.js998800.com/info_715.html

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

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,在中美第五次战略经济对话时说:“希望美国确保中国在美国资产和投资安全”。这句话里面的“安全”两个字,引起我的“忖度”,忖度是思量和猜测,正如诗经中说的,我的猜测也可说是“蛇蛇硕言”的浅薄大话,不排除有”小人之心”之嫌。

合理的推测不能毫无根据,待我总结读报见闻,看一些蛛丝马迹。

报章报导,美国次按房危机的损失,估计约4兆美元,股票市场崩盘的损失约达7兆美元,损失的导火线之一是高度杠杆的债务,因此是债务泡沫的爆破。

因为如此巨额的流动性,瞬间从人间蒸发,造成流动性干枯,融资冻结一连串银行信贷危机,包括美国财政部、联储局、存款保险、联邦房屋局等跨部会,先后投入救市资金总数估计达7.362兆,然而金融银行业融资冻结依旧严重,经济反而陷入“紧缩”,反映出美国金融银行体制系统性的病况严重。

新选出的总统奥巴马表示,他上任后第一件要做的事,就是签署一项经济刺激法案,并立即付诸实施,预计奥巴马可能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将达7000至1兆美元。

将任总统首席经济谘询顾问的萨姆斯,已经公开扬言救市之举“矫枉宁可过正”的重病用猛药的主张,声言要动用大笔赤字预算,效法罗斯福的新政,进行公共投资。刚刚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.克鲁格曼也说:“在萧条时期,部份资源是闲置的,政府干预刺激需求是必须的”。

在这一片支援赤字预算,刺激需求的声浪下,人们当然会想起美国历年来严重的双赤字问题。据报导,美国国债钟记录已达10兆美元的天文数字,在美国金融银行体制系统性的病况严重情况下,主张赤字预算扩张支出,岂不令债权国人心不能安。

这也只是历史留下来的问题,随着全球陷入危机,原来愿意大手笔投资美国国债的中东产油国和世界工厂的中国,如今赚钱的能力或机会,也相继减少了。美国如果想依然故我,借债度日,恐怕也将告贷无门,打算以债养债也或不可行了。若果真如此,像中国这样在美国有资产和投资的国家,等于是守着空保险箱,坐困愁城的日子,当会百般无趣,乐不起来。

这不是凭空的顾虑,近日美联储局已经宣布要购买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,这意味着当境外资金流入中断时,联储局将採行“定量宽鬆货币政策Quantitativeeasing”,所谓“定量宽鬆货币政策”,具体的做法是联储局超出常理地大量购入政府债券,资产抵押证券,商业短期债券等等,目的是把长期利率压低至接近零。把钞票像直升飞机撒钱一般,散发给那些“不容倒闭”的企业,简单说是製造通货膨胀以达到舒解经济紧缩的目的。那幺这些钞票是从哪里来呢?当然是印钞机印。别忘了美国联储局有印美钞特权,而这些美钞都是不能兑赎到任何东西的“纸钱”,是Irredeemablefiatmoney,不能兑赎的钞票不再是当年黄金做準备金时代的钞票,因为黄金準备金制度早在尼克逊时代就撤销了。

“不能兑赎的钞票”的内涵的意义是:“钞票这东西,在持有者心目中是有价值的资产governmentfiatmoneyisanassetoftheholder”。但在“发行者心目中因为没有赎回的义务,所以不是负债butnotaliabilityoftheissuer(thestate)。”

我们深知钞票的价值完全靠发钞政府的威信和综合国力,更重要的是发行量的控制。正如克鲁格曼指出的:“政府过度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会导致经济基础恶化,引发对固定汇率的投机,是最终引爆危机的根本原因”。印尼人民对当年的危机,当然记忆犹新,吃过亏的人会感慨地歎息说:“一张色纸,落三斤之汗滴;五年所得,只瞬间而相离”。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,是不是有这种顾虑?我不敢妄言,但愿,我真的是“小人之心”,“蛇蛇硕言”扯得太远了!